1. <label id="0mgoy"><track id="0mgoy"></track></label>
    <label id="0mgoy"></label>
  2. <button id="0mgoy"></button>

  3. <button id="0mgoy"><acronym id="0mgoy"><cite id="0mgoy"></cite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<th id="0mgoy"></th>
    <tbody id="0mgoy"><pre id="0mgoy"></pre></tbody>

    深創投左。喝孀灾葡碌耐顿Y和退出

    作者:深創投 | 日期:2022-01-15 15:38:07

    1月12日,深圳市創新投資集團(簡稱“深創投”)總裁左丁受邀出席融資中國2022(第11屆)資本年會并發表主題演講。以下是相關觀點速錄,特轉載分享——

      

    作者 | 融中財經

    來源 | 融中財經

     ID:thecapital)

      

    中國歷史上的每一輪監管和改革浪潮,都會對某些行業帶來底層邏輯的顛覆。今天,我們正站在中國資本市場發展的重要時點上,全面注冊制推出在即,眾多“專精特新”小巨人企業正在崛起,可持續發展、共同富裕以及供應鏈自主可控所帶來的機遇正在敞開。習近平總書記要求實現“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強”的重要指示精神,給創投行業新的指引,高端制造國產替代的投資機會正在展現,受益于消費升級和新國貨浪潮的新消費新商業正在崛起,同時也有萬物互聯下的數字化,以及“雙碳”和ESG導向的投資機會值得挖掘。

    2022年的起點上,融資中國2022(第11屆)資本年會暨頒獎盛典,聚焦創投力量,對新形勢下的行業生態進行了一次全面的觀點挖掘和問題探討。會上,深圳市創新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總裁左丁以《全面注冊制下的投資和退出》為題進行了主旨演講。

    他直言,當前,募資難是行業面臨的巨大挑戰,創投機構要提升自身能力,提高回報率。

    過去一年,北交所設立,全面注冊制改革進一步推進,創投機構在資本市場的退出渠道獲得擴容。左丁表示,隨著全面注冊制日益鋪開,退出渠道多、效率高、回收資金快。但同時,一級市場企業估值也在增高,特別是優質項目。“如何真正挖掘到有成長、有創新、有科技含量的優質項目,這對投資機構的專業能力提出更高要求!

    他強調,2022年,一些過熱的領域需要謹慎布局,要看準了再做!白x懂政策,少走彎路。需要避免出現投資決策與國家引導方向不符甚至背道而馳的情況!

     

    以下為《全面注冊制下的投資和退出》為題的主旨演講,由融資中國整理。 

     

     

    左。各位朋友、各位嘉賓,大家上午好,非常感謝朱總邀請參加今年的年會。在疫情反復的情況下,大家能在這里進行交流分享,我更覺得彌足珍貴。今天,我先回顧2021年的行業情況,再對2022年的工作進行展望。

    剛才朱總和王理事長分享了很好的觀點,都涉及到資本市場的變化,我會結合創投實踐,談談注冊制下的投資策略和退出考慮。

    去年資本市場一共有524家企業實現了IPO,融資了五千多億,去年年底也有不少企業在北交所成功掛牌。2021年資本市場取得了很好的成績,直接融資金額、上市公司數量都創下歷史新高,這個成績來之不易。

    大家知道,2019年,科創板推出,包容性更強,引入了一些尚未盈利但具有成長潛力的科技創新型企業。2020年8月,創業板注冊制改革,為資本市場注入新的活力,迎來注冊制下第二波企業上市浪潮。2021年年底,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“全面實行股票發行注冊制”,深交所、上交所兩個主板市場也迎來新的機遇。關于制度改革,每年都有新消息和新舉措,對資本市場是利好,對中國經濟、對創投行業也是巨大的利好。

    在這個形勢下,如何思考、決策我們的工作方法和工作思路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。最近,一些機構預測,2022年IPO數量能達到六百家左右,融資金額在六千億上下。我認為,暫且不論這個預測是否準確,只要市場沒有重大風險,外圍環境相對平穩,IPO數量、融資金額一年比一年多,這是大概率事件。

     

    01

    回顧2021

    資本市場變化,對投資行業有哪些影響?

     

    一是IPO數量增加了,直接融資金額提升,對實體經濟和創新創業有推動作用;

    二是退出速度加快了,回收資金加快了,有利于提高投資收益和投資回報率,對創投行業本身是利好,也有利于緩解募資難的現象。

    募資問題是創投行業面臨的巨大挑戰。一是因為融資渠道不通暢,二是要提高自身能力,提高創投回報率,回報率提高了,對LP吸引力增加,就會有更多資金進入創投行業。

    另外,企業估值在增加。一級市場上好資產少,價格高,估值漲得非?。這一輪一億元估值,很短時間可能就漲到三、五億,企業家預期值非常高,這對我們專業化能力有了更高的要求。

     

    當前,投資機構開始更多地投向早期,這是一個非常好的策略,一是早期項目的估值相對合理;二是對我們的投資隊伍帶來更高挑戰,促使我們去研究、尋找和探索這些好的潛在標的。

    在過去審批制、核準制的新股發行體制下,新股市盈率、股份數量等指標受到人為限制,不是用市場之力來調節,企業估值可能存在低估現象。很多投資者熱衷于追逐“不敗”的新股并積極參與打新。我們再看注冊制下,尤其在去年10月份以后,新股發行定價機制優化,定價權正在加快交還給市場,新股“不敗”的神話正在改變,最后一個季度,“打新”不再穩賺不賠,這是定價機制改革之下市場機制發揮作用的表現。從長期價值發現的角度看,一級市場價格高,二級市場發行價下跌的比例增高,導致一二級市場價差不大,一級市場投資機構的風險增加。綜上,我認為,資本市場的變化對投資機構專業化要求越來越高。募資難、投資難,創投機構的挑戰也越來越大。

     

    02

    展望2022

    新機會之下,如何做投資?

     

    上交所科創板的科技屬性越來越強,深交所“三創四新”,北交所“創新服務型中小企業”,共同交集,都是服務科創企業、硬科技企業,以及有真正有技術含量的企業。所以投資行業,強調投技術、投科技是確定的。

    目前,資本市場IPO退出在我國創投行業是主要退出渠道。去年環境下,新能源、新材料、半導體等硬科技領域,市場關注度比較高。我相信,比如芯片相關的半導體材料、設備等上下游,還有待深入挖掘,也有比較大的機會。這些熱門領域雖然很熱、估值很貴,但值得深耕,找到一些比較獨到標的去投資,還是有很多投資機會。未來,中國走自主創新之路是確定的,我們也將加強在硬科技賽道的投資。

    生物醫藥確實是目前投資的一個熱門賽道。這里的驅動因素包括技術創新引領,患者群體增加和醫療消費升級,這帶來很多創業機會和投資機會。與此同時,我們國家藥物許可政策也有很大變化,集采制度以來,仿制藥、跟隨創新的藥,市場價格一落千丈,只有創新藥、只有全球創新藥才有市場競爭力。此外,醫療器械也有更多的投資機會。

    再如,去年教培行業的現象值得創投行業深思。未來創業投資如果和國家政策引導方向不相符,需要慎重決策?偨Y一句話,就是“讀懂政策、少走彎路”。

    我們對2022年充滿信心,希望繼續與各同行攜手打造創投行業生態圈,為被投企業賦能,與更多投資人建立更緊密的關系。祝大家2022年一切順利,平平安安、身體健康,謝謝大家。